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今夜谁与你同眠

2021-02-08 01:59:12


第一章 帮助与无助
我从国外回来后,当天晚上,我和妻子小梅(这是她的真实名字)把孩子安顿好以后,我们快乐地温存起来。

半小时后,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小梅去卫生间清洗完毕,回来后,我们并头躺着,一齐看着天花板,各想各的心思。

我主要在想着第二天和老总汇报些什么,这时,小梅转过脸,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我,嘴角暗含笑意。

我拍拍她的肩,“怎么这么看我?睡在你身边的男人难道不是你老公?”

小梅摇摇头,又点点头,然后红着脸,点着我的额头,小声地说道:“你好下流哦!”

我平静地问她:“下流?不下流我们能有孩子?”

小梅拉开我的胳膊,钻到我怀里,吱吱笑着不说话。

我当时也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去。

又过了三四个星期吧,一个晚上,小梅上夜班,我打开电脑,想调出旧文看一看,没想到在帮助一文的开始,新加上一段话:老公,我好崇拜你,你写的东西,又下流,又好看!!!

我脸色大红,没想到这篇文章,藏在图片收藏夹里的,竟被她看到。

第二天,小梅回来,我向她解释:这是别人写的,我觉得很刺激,所以收藏起来。

小梅只是笑,笑得弯了腰,笑到我脸色再次红起来。

这时,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吃午饭,大家自然不提了。

晚上,小梅用电脑写论文,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后,她伸了个懒腰,对我道:“我不用了,你还上网吗?”


我想起还有客户的信没有看,便扔下摇控器,走过去准备继续使用。一看屏幕,我愣住了。

电脑显示器上有两篇文章,正是我帮助一文的第四章的一个初稿和终稿。

小梅在文章开头又打了一段话:“老公,羞羞啊羞羞,告诉我,为什么你要撒谎啊!呵呵,不用当面和我说,就在这儿打上你的解释。”

我看看小梅,她躺在床上,假装看杂志,把脸盖得严严实实,我听到她拼命压抑着的笑声。

我愣了一会儿,干咳了一声,打起字来。

“梅,很难解释。在现实生活中,我觉得这种事很脏,羞于启齿。”

这时,小梅披着睡袍下了床,走到椅子后面,抱着我,把头放到我肩上,看着我打出的解释。我扭脸问她:“行了吗?”

小梅脸色红红地,一面刮我的鼻子,一面在我耳边低声道:“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常人,你好变态啊!”

“你真的觉得好看?”

“嗯。”

“真的好看?”

“嗯!”

“想不想满足满足我?”

“不!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捉住她的胳膊把她往我怀里拉。

她推开我,笑着逃回床上,并用被子盖住了脸。

我也跟到床边,看着藏在被子外小梅光滑的小腿,雪白的胳膊,想着里面小梅动人的娇躯,心里一怔,回想起一件遥远的往事,心又慌又乱,狂跳不已。

我拉开被子一角,看着小梅绯红的脸色,用手捋开罩在她脸上的头发,结巴着说道:我们可以真的试一把吗?

她只是闭着眼不说话,我慢慢地俯下身子,压着小梅,再一次地问道:“可以吗?满足我一次,也满足你一次。”

小梅使劲掐了我一下,板着脸,瞪着眼睛训我:“你有病,再这么说,我要带你去看医生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行呢?你不是觉得很好看、很刺激吗?”

我和小梅面对面看着,我同时把手伸进小梅的怀里,捉到她的乳头,小梅下意识地挺起胸,迎合着我的动作。一会儿,小梅喘着粗气,慢慢地把腿张开,我摸了摸,她底下已经很湿了,我们同时脱完衣服,然后我慢慢地把鸡巴探入她的小穴内。比起以往,真的又紧,又有弹性,也很有吸力。

做了一会儿,小梅突然停止呻吟,对我说道:“告诉你,老许,要是别的男人是我老公,我或许会同意,但是你不行。”

我愣住,过了一会儿我才问她:“你觉得我小气?”

小梅摇摇头:“不是小气,是特别小气,所以我怕你会休了我,我怕你会杀了我的。”

“我不会杀你的,我也不会休你的,你不了解男人,真的!”

我非常亢奋地动作着,一面向她保证。

“我就是希望看到你被别的男人玩弄,被人射进去!”

“我,我不会的,我会反抗的!”

“我压着你的手,你的腿,不让你反抗!”

“不,哦,不,我会,我会被你们玩死的!”

“想让我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来玩你?”

“我、我不喜欢年轻的,我喜欢,像老猫那样的,他的鸡巴肯定很大,比你的大,每一次都捅到我的子宫里,让我,让我反抗一下吧,求求你了,老公。”

“不,不让你反抗!”

“哦,我好爽,好爽!老猫,你玩死我吧。”

“好,我让老猫使劲满足你。你泄了吗?你会泄身吗?”

“不,不行,我不能,不能………我不能当着老公的面泄身,老公会杀了我的。”

“你老公不会杀你的。”

“不,你会的。”

“你会的,……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,我只是半年前无意中提到一次平予的名字,你就三天没和我说话。”

“平予?你还要提这个人?平予是个老混蛋,是个玩弄女性的大流氓,他和你根本不是正常的来往。我当他是朋友,他竟然猥亵你,是不是?不,我们谈的不是一个话题。不要再谈他了!!!”

因为小梅突然提起这个人,我非常的不爽,差点失去了情绪。

我们继续着动作,小梅被我弄得舒畅无比,最后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老公,我好爱你,爱你的鸡巴,我是你的人,是你的小娇妻,你弄死我吧!”

我和小梅交颈贴面,小梅被我紧紧地搂死,想动也动弹不得,只是本能地把屁股撅起又收回,淫水一股股地流到我的阴毛上。两分钟后,小梅的叫床上变得又沙哑又低沉:“老公,我丢了,我丢了,”

“再坚持,再坚持一点!”

“哦,你不争气的老婆,要丢了!”

………

两句话之后,小梅的阴道突然变成一个黑洞,吸得我龟头又麻又酥,我再次忍住,又往里顶了一公分,这下小梅可受不了了,她的洞里开始发洪水,爽得嘴角都歪了:“啊,啊,我升天了!美死我了!我们一起死吧,我的爱人!”

我一下子抽了出来,一股股的精液射到小梅的腿根和小腹上。

我乏力地也摊到小梅赤裸的胴体上,一动不动。

唉,小梅就是不喜欢我戴套,可是这样却让我没法子爽到底。

十分钟后。

“好像老猫是体育教师,是吗?”

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?”

“平予也是体育教师,不是吗?海岸线女记者小梅现在采访一下请问许大作家,希望他说说实话,平予是不是老猫的原型?”

“……不是!老猫是………是……纯粹是虚构出来的,你,你为什么又提到平予!我不喜欢这个人!”

“可我喜欢老猫。”

小梅的语气很平静。

“我掐死你!”我气得拍着床大叫。

“为什么?”小梅圆睁着眼,很惊奇于我的反应。

“因为你提到老猫时,想的是平予!你当时竟没有反抗,你这个小淫妇!”

半分钟的沉默后,小梅爱抚地摸着我的脸,慢慢地说道:“因为你写的就是平予。当时的那一幕,给你很大的伤害,也有很大的刺激,你不知不觉中开始从中体味到一种自虐的快感,不是吗?”

四年之前,我初差到河南,在旅馆认识了平予,因为都是北京人,很快就在一个桌子上吃起饭来。当我知道曾经在我父亲服役的部队当过兵后,而且比我大十二岁,我对他有种特别的信任。

平予看人时眼光很专注,说话很慢,很幽默。

平予曾经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我们无话不谈,包括女人。但是不包括小梅。

平予有一段时间天天到我家里来,当时小梅刚把二十三中的音乐教师工作辞掉,在社会上,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很有些怀念过去平静的教师生活,所以也和平予聊得很多。

七月初的一个晚上,我们请平予喝酒,谈话之间,平予问我们为什么不要小孩,小梅说我们很想要啊,可是没要着。平予那天和我喝了些酒,借着酒劲对小梅说:“也许你们的姿式不正确啊。”

小梅傻傻地问了一句:“什么姿式最好?大叔,你教教我们。”

“你的腿一般放在哪里?”

平予慢慢地笑嘻嘻说道,同时眼光别有意味地扫了一眼小梅高耸的酥胸。

小梅这才意识到什么,娇羞地淬了一口,低头不语。

我也喝得糊里糊涂,再说当时也很年轻,对这些事情不太懂,很有些好奇地问:“她的腿放到哪里才好啊?”

“你应该让小梅把大腿缠到你的腰部,然后让小梅的屁股稍微低一些,你的那个,那个,往下压。”

“往下压?”

“对,然后搂住她的腰,可以一只手搂着,另外一只手摸她的乳房,摸她的后背,慢慢地让她兴奋起来。”

小梅突然哦了一声,表情一下子呆住了,飞快地扫了平予一眼,胸脯急剧起伏,然后把头低了下去。

我没有想到当时平予已经把桌子底下的手伸进小梅的裙子里。

当小梅后来和我说起这事的时候,我气得肺都快炸了:你为什么当时不抽他一耳光?

“我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当时你们那样地谈我,我的身体,我就有些,有些……”

“有些什么?”

“我的身体就,就有些软了,”小梅羞渐地低下头,我知道自己当时也有责任,也就没有继续为难她。

七月那个炎热的夜晚之后,我很奇怪小梅为什么突然间再也不理采平予了,她也不告诉我为什么,平予继续是我的好哥们,他确实也没再骚扰过小梅一次。

直到那年的冬天,我出差在外,因为身份证丢了,居然无法乘火车回京,但是第二天晚上我必须回京和老总汇报山西项目的进展,平予开车去接我,往返十六个小时,把他累坏了,当晚我就留他在我家里休息了。夜里我正睡得很香,突然听到客厅小梅叫了一声,然后就没了动静。


过了五六分钟,我再次意识到小梅不在我的身边,于是起身去找她,一推开门,就发现厕所的门口,小梅无力地靠在平予的怀里,胸口的睡袍大开着,露出两只雪白的乳房,平予的两手停在两个乳房的顶尖上。

平予到底是搞体育的,反应飞快,在我抄起烟灰缸的同时,他已经光着上身溜出我家门外。

“我写的是平予,……不,不是平予!”

“所以我说你小气,你应该姓叶,而不是姓许。”

“姓叶?”

“叶公好龙的那个叶先生啊!你只能想想这件事,意淫一下,真要你来,你才不愿意呢!”

我一下子抬起了身子,昂然说道:“我和你都看着满意的男人,他就可以上你!”

“羞死人了,什么上我?上我……我可不想当别人的情妇。”

“当别人的情妇吧,我真的很想看到,想看到你住到别的男人家里,与他尽欢,与他同眠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梅起伏着胸脯,无比激动地扭着大腿,与我缠绵着。

“你答应了?”

小梅咬着下唇,重重点头,眼中春意荡漾:“我要与敌同眠。”

“……嗯?”

“与你的敌人同眠,气死你,也,也爽死你!你在家里,你在家里手淫,我却与你恨的人,一同尽情云雨,他尽情享受你娇妻小梅的玲珑玉体,一次又一次地射进去,而你,我的原配老公,还得不到这个待遇,好不好?”

“不,不,我想想,你说的不会是……?”小梅停了下来,怯怯地道:“你会打我的!”

“不,不行!你,你是不是喜欢他?那个臭流氓!”

“不不,我,我真的不爱他,我只爱你。”

“不,你说的不是真心话。”我突然有些莫名的亢奋,如果,只是如果,小梅真的喜欢那个混蛋,我也答应了他们,他们会真的在我眼前上演我小说里的一幕?

圣诞夜,我和小梅二人再度云雨,我让她虚构一个被人非礼的情景,小梅说她很喜欢我的帮助,她要借用那个小说的一个场景,并开始就这个话题一面探讨一面开始实践起来。

小梅问我,“灵儿什么时候开始同意老猫对她动手动脚的?老猫到底是怎样对灵儿动手动脚的?”

我摇摇头,我也不知道,也许这是属于小说主人公的隐私,连作者都不得而知了。

小梅用胸脯蹭着我的手,娇懒地呢声说:“嗯,也许,在灵儿被老猫摸了脚之后的第二天。会不会?”

“第二天?太早了!不会的。”

“一定的,天天生活在一起,灵儿早就知道自己注定要被老猫玩弄的,她为什么不可以试一试偷情的快感。说嘛,我尊重的原作者,让她试一试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其实偷情这种东西,在挑逗的过程中,享受的快感最大。灵儿这么感性的女孩子,肯定早就想被老猫非礼了。不是嘛,老公?我说的就是有道理!”

“……你说得有些道理。”

“不是第二天,也许就是第三天,灵儿夜里上厕所,就被老猫堵了个正着。

灵儿只穿了件很薄的睡袍,里面就空荡荡的,老猫一只手就把灵儿搂在怀里,另一只手掩住灵儿的嘴。”

“老猫也穿着很少,有可能的。”我停止动作,开始想起那篇色文中令人旖念丛生的情节来。

小梅道:“老猫对灵儿说,我只是想摸摸你美丽的乳房,我发誓不动你身体其他的部位。”

我随着小梅的引导,开始与她共构一个情节。

小梅说道,“灵儿说:你放开你的臭手,请你尊重我。”

我接着说道:“早晚你都要和我欢爱,就让我快活两分钟吧。哼哼!”我装出一脸坏笑。

“不,我老公还里屋睡觉呢。现在不行的。以后,明天,我老公不在家的时候,都,都可以,都可以享受我。”小梅说着说着脸色红润起来。

“一分钟,我就摸一下。”我使劲搂住小梅。

“你,你使那么大劲,我都软了,你们搞体育的,都是那么粗鲁。”

“你不就喜欢粗鲁地玩弄你吗?”

我说完这句话后,突然觉得不对,虚卡着小梅的脖子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?

你们搞体育的都那么粗鲁?”

小梅好像吓着了,用手捂着嘴,圆着俏目,虽然一时失嘴,眼角却带着笑意说:“我说走了嘴了,天,怎么办!”

“当时,他,他就是那么对你非礼的吗?”我恶恨恨地问道,卡住她脖子的手,无意识地滑上小梅的乳房。

那不堪回首的可怕往事,正在生动无比地被我们唤醒!
第二章 芳邻与恶邻
“我也挺恨自己的,两次被他调戏的时候,我也不知怎么的了,好象一点自主意识都没有了,内心里非常害怕,……”小梅说着说着闭上了眼,羞惭地不敢面对我,扭过脸去,轻轻地对我道:“是他逼我的,我一点都不能反抗,求你就不要再逼我了,太丢人了。”

我看到她的眼角已经泌出几点泪花来。

“梅,我没有因为这件事嫌弃过你一点啊!梅,你的身体永远属于我,你的心也永远属于我,我不会怀疑这个的。”

“我再也不提平予,你也再不要提什么换妻了,好不好?我不喜欢和别人爱爱,只喜欢和你爱爱,我的爱爱只能给你。”

小梅一面喃喃地倾诉着,一面紧紧地用双手搂着我的头,开始用力地吻我。

我回吻,同时用手抚摸她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。除了剖腹产生孩子时在她的肚皮上的一道刀口,小梅的肉体基本上完美无暇,身高一米六四,修长匀称,小腹平坦,腰身细长,阴阜微隆,大腿不是很美(有些减肥后遗留的皱纹),但小腿纤长优美,出奇地好看,皮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,两只娇挺怒耸的乳房(因为产后抑郁症,医生不建议孩子吃母乳),盈盈仅堪一握,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才可以肆意玩弄触摸(除了那个无耻至极的平予),这真是我前世修来的艳福啊!

想到这里,被回忆过无数次的三年前的那一幕再次定格在我的脑海中。

当时客厅里很黑,借着厕所明亮的灯光,可以清楚地看到小梅被平予猥亵的细节,小梅无力地靠在平予的怀里,平予从小梅的后面伸出两只手摸小梅的胸。

我印象最清楚的是小梅的一只手是在拉着平予的手,似乎是想抗拒,另一只手却是在反搂着平予的头!

如果我晚出现十分钟的话,会发生些什么事呢?

小梅在骨子里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?

我一面做着爱,一面借着卧室幽暗的灯光打量着小梅。

可以说小梅长得不是特别好看,但是却很耐看。她和香港影星吴倩莲相似,单眼皮,白净净令人生怜的小瓜子脸,嘴唇细薄,笑起来左边香腮上还有个小酒涡,似隐似现。小梅的视力不是很好,重度近视,以前曾戴过质量不好的隐形眼镜,伤过眼,后来不敢戴了,架个细巧的金边镜,但不让人感觉学究呆板,却很有些知识女性的风韵。

平予可能会看上我的小梅,看上她的端庄苗条与青春妩媚,说小梅会看上平予,我真的死也不会相信的。除了平予的年龄,他的文化水平,他身上很重的汗臊气体味让小梅却步侧视,平予的世侩气与油滑的性格也很不对小梅的喜好。


也许小梅当时太年轻,对这种无耻的性骚扰不知如何处理吧。

我们的对门住着一对比我们稍长的夫妇,女的叫贾月影,男的叫贺国才。我们两对夫妇关系还算不错。贾月影,长得小巧玲珑的,我曾经叫过她小贾,她不喜欢听,我只好叫她贾姐,贺国才是做水产生意的小老板,以前(闹非典时)我曾经帮过他联系上一个很大的客户,现在他生意上的三分之一是和这个客户往来的,他可真挣了不少钱,两口子在东直门的一个小区又买了一套商品房,听说也有上百万。

贺国才这人我不想说他,其实要说他也很简单,一个字,贼,两个字,贼,肥。三个字,贼,肥,色。他的老婆贾月影真是漂亮,一句话吧,电影上比她漂亮的有的是,生活中比她漂亮的我没见过。

贾月影比我还要大一岁,比小梅大三岁,一起出去的话,所有男人的眼光都盯着小贾看,只有我,从来不敢多看她三眼(两眼是有的)。小梅对这一点很满意,说我还算是老实。其实我曾单独夸过她,说小贾你是不是到了五十也这么漂亮。

“在我交往的所有朋友中,只有你超过半年,才敢夸我一句。小梅是不是给你戴了什么紧骨咒啊?”我脸一红,低下头去。没想到她又来了一句,“而且夸得那么笨,那么实在,我挺爱听的,小梅不在家,要不,我赏你点什么?”然后她直盯着我,一直盯到我夺路而逃。后面传来她又轻又腻的笑声。姐姐,你赏我点唾沫我都会品半年,可是我不敢埃这两口子行事做为都与众不同。我们只是在他们搬家过来的时候搭了把手,贾月影就在第二天,上门给小梅送了三盒名贵化妆品,以示感谢。小梅后来到商场一对,价值约在二千大元上下。

有一次贺国才在外面勾了个女的,找上门来要小贾与贺国才离婚,我和小梅先在躲在门后听热闹,后来小梅越听越气,不顾我的劝告,出来帮小贾说话(后来变成吵架),之后小梅与小贾的关系赛似姐妹,有时我和贺国才都不在家的时候,小梅就去对门和小贾聊一夜,或睡在她家。

老婆这么漂亮,贺国才这人还是很花,天天出去吃花酒,有一天半夜有人敲我家的门,小梅出去开门,发现贺国才喝得烂醉如泥,让两个小姐架着,他们敲错了门,这也就算了,贺国才居然对我老婆笑笑,说,嗯,这个小姐我最喜欢,有点象我们家的那个女邻居,谗死我了,我要了!这件事令我和小梅气愤无比,却也无法声张!!

还有一个因素,是我们不想和他撕破脸,就是他每和我介绍给他的客户做一单生意,就给我三个点的提成,前后加起来已经有五万多了。这个人,千不好,万不好,重信义这一点,也令我无话可说了。

非典之后,贺国才一直想向我表示感谢,八月份他和我介绍的客户又签了一个三百多万的大单,激动之下,为了实实在在地向我表示这份谢意,他直接把十万现金(他非常喜欢给现金,弄得我回回跑银行都让银行职员另眼相看)递给小梅:“小许的份子,不敢给他,怕他做坏事,弟妹收着。”并和我约好到三里屯(北京好象只有三里屯有酒巴)去喝酒,去听一个新来的非洲乐队唱什么非洲土风。

玩到半夜他故态复萌,又要叫小姐,我正好借这机会,问他小贾这么漂亮,为什么他还喜欢出去玩。贺国才摇着手哈哈大笑:“兄弟,这不一样的。六年前在我眼里,贾月影就跟天仙似的,三年前,在我眼里,贾月影还象天仙下凡,现在,在我眼里,还没有,唔,说句你不爱听的话,还没有你们家小梅好看呢!婚姻啊,婚姻是什么?婚姻就是让你看到美人也有拉屎放屁的一面,知道吗?给你叫个小姐?你要什么样的?”

“我要个象你们家贾月影那样的。”

酒劲上头,我开始说起胡话(也是真心话)。

“啪”的一声,贺国才不轻不重地抽了我一耳光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又哈哈大笑:“兄弟你最老实,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,大老实人一个啊!我喜欢你这个人。来,干了1等这杯酒喝完后,我开始唱起歌来。先是哼哼,后来就大声唱了起来,“我们走在大路上,”

贺国才不说话,抱着头呆了一会儿,有两个小姐过来,他又把她们轰跑了。

“兄弟,和你商量个事。”

“说,商量什么?你说什么,我都听你的。”

“兄弟,你喜欢贾月影吗?她漂亮吗?”

他偏头看着窗外的夜色,话说得很慢,但我听得很真切。

“当然,当然,她很漂亮。但她是你老婆,我怎么会……”

“别废话,你是不是男人,是男人就说实话,你喜欢不喜欢?”

“我是男人,喜欢,喜欢她又怎么了?1“喜欢她你就上。”

我酒一下子醒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别这样看着我,我把你当我哥们儿,告诉你,我现在操贾月影已经没感觉了。你想,那天我计算过,结婚八年,我已经前后操了一千多次了,我操,一千多次!真的,现在我觉得她就是块肉,没啥感觉了,我,我,兄弟,我和你说句实话,我想看别人操她。”

“……”,我什么也说不出来,一面惊奇于他的无耻,一面惊讶于世界上真有敢把这种想法率直地说出来的男人。我开始有些喜欢他了。

“可是让别人上她吧,我觉得会便宜那些王八蛋,再说贾月影也未必答应。

她挺喜欢你的,你上她,她一准答应。”

“你真的希望看见我,我和她做爱?”

“可能会有些矛盾的感觉吧,但是肯定很刺激。”他也挺实在的,“她的乳房不错的,手感很好,屄也很紧,绝对让你爽。”

听到他这话,我的鸡巴硬了起来。贺国才脸很红,很兴奋,我偷眼看了看他底下,也挺着呢。

“好吧。”

后来我们出了酒巴,冷风一吹,我们俩都哈哈大笑。

贺国才肯定在和我开玩笑,我笑得都喘不上气,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“来,击个掌!你要是说出去,我让人做了你。”

于是,我们就达成了这么一个约定:只要贾月影愿意,我就可以操她。

如果没有性病,可以不戴套,射进去也行。

不能让她爱上我,如果她和我跑掉,他将让人做掉我。

七月底的一个夏夜,小梅和她公司的谢总出差到外地,我和贺国才决定实施这个计划。

我到贺国才家去喝酒,他一杯接着一杯,喝得很凶,眼睛偶尔会看看我,又笑着看看贾月影,贼亮贼亮的,不知现在他内心里怎么样地翻江倒海天人交战。

贾月影穿着一件白色的绣花丝绸罩衫,胸部开口较大,几乎可以看到雪白的乳沟,没穿乳罩,胸部两个小凸起在丝绸的衣服下显得格外诱人。下身穿一件深绿色的长裤,露出半截光滑细长的小腿,一点暇疵也没有。脚上倒穿着一双白白净净的线袜,不也嫌热。

她一直紧紧地夹着大腿,自从我进她家门,她除了打个简单的招呼,再也没说什么。我们吃饭时她也多偏着头看电视。我开始猜想是不是贾月影已经知道什么。客厅里,三个人没什么言语交流,但是一种浓厚的淫荡气息已经在这个家里蔓延弥漫开来。

“死人啊,别只顾吃自己的,给小许夹点菜。”

“小许,来,吃点清菜。”小贾有点象个十八九岁害羞的小姑娘,向我生涩地微笑了一下。

“什么清菜,来点海参,挺补的。来,吃点,这个吃了有劲1贺国才给我夹了一筷子海参,然后向我挤挤眼,我不自觉地看了看贾月影。小贾当时就红了脸,低头不再说话。

“不,我喜欢吃点清菜,谢谢小贾。”我吃了口清菜。

“叫我什么?别忘了我比你大一岁,叫我贾姐,要不然不给你夹菜了。”小贾好象是想镇定一下情绪。

“对,现在还得叫贾姐,一会儿上了床,怎么叫就由你了。”贺国才微笑地看着我,终于把事情挑开了。

贾月影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,使劲捶了她老公一把,并扑到贺国才怀里,把头一直埋到贺国才的胸口。她的呼吸急促起来,身体颤抖着。

看来贺国才这流氓真的已经把这件事和她商量过,并取得了她的同意或默许了。

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刚才大家都是在排戏,这会儿好象导演突然一喊停,大家在台上都有些措手不及,不知如何面对刚才还在叫爱人、兄弟、敌人的同行了。

贺国才给自己点上一根烟,在缭绕的青烟中,用一种异常轻柔的声音道:“月影,你先回卧室去,准备一下吧。”

贾月影推开他,红着脸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又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。

只听卡答一声,她把门锁上了!

我也很不好意思,向贺国才摇摇头,又揖个揖,那一刻只想逃离这个淫秽的地方。

贺国才按着我的肩,“没事,我只问你,一会儿我在边上看着,可以吗?”

“算了,我怕我不行,我,我真的有些紧张。”

“你看见她没有穿乳罩,是吧?告诉你,她下身也没穿内裤,都洗得干干净净的,就等着献给你了。现在她只是有些不好意思,没关系。你去敲门,她会开的。我先到边上的书房等着,十分钟后我进去,她也同意了,不过,你最好能当着我的面插进去。要不然这样吧,你把门留个缝,我先不进去!你先和她调戏一会儿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敲了一分钟的门,里面才有动静,锁终于打开了。

贾月影打开门后,迅速地脱向床边,面向外面的窗户,俏生生的背影留给了我。

我走了进去,并把门留了一个小缝。

“贾姐,你,不用太紧张。……要是你不愿意,就算了。”

“……唔,唔……”没想到,贾月影抱着脸竟然哭了起来。

“贾姐,月影,你,你真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”我原本想退出去,但是不知怎地,看着她动人的娇躯,心念一动,却走过去,从后面抱住了她。

贾月影哭声顿止,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了。

没想到,我竟然能够占有这样的美人,她的身子又香又软,柔若无骨,虽然个头比我家小梅娇小一点,但是我能够摸到她只是骨架小,肉却很丰满的。

“贾姐,我会温柔地对你的。”

小贾终于无比羞涩地转过脸,定睛直直地看着我,象个小女孩般地在我怀里扭了扭,赌气般地说道:“真没想到,原来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,其实我才不怕你呢,我还比你大一岁呢。”

“贾姐,你好漂亮。”

“叫我姐姐吧1“姐姐,你里面为什么没穿内裤?你这儿的水迹我都能摸到了。”我一面轻轻地调笑她,一面脱下她的衣服。

“你喜欢姐姐吗?”小贾紧压着我的手,好象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。

“当然喜欢。姐姐喜欢我吗?”

小贾慢慢地引着我的手,搂向她的后腰,并迎面与我亲吻起来。

在亲吻的过程中,她向我耳语道:“我不喜欢你,我爱你。爱你!其实我,早就想勾引你了。来吧,占有姐姐吧。”我们开始脱起衣服来。

没想到她的身体,竟然是如此地性感与成熟,将小贾白色的套衣脱掉后,她那莲藕般的双臂被我往后一束,半仰的胴体上凸立着傲人的乳峰,雪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随着小贾的娇躯不停的颤动着,我立刻用嘴叼住,美美地吃了起来。

贾月影轻轻地呻吟着,“别,别,……”

我紧接着又将她的裤子脱掉,卧室内顿时一亮,两条修长的玉腿白嫩光滑,雪白浑圆的屁股,密密的森林上已经沾着几滴亮亮的晶液,我用手沾着吃了一口:“原来想能吃你的唾液就是上天堂了,没想到今天能吃上你的爱液。”

这时,小贾突然停止呻吟,娇嗔地向门口说道:“进来吧,别在门口鬼鬼祟祟的了。”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3004-1216:15被姐姐做了三次
点击:17604-0220:14青春期女儿
点击:9204-0616:42乱伦的睡衣真香
点击:3004-1216:14姐姐教我生理课
点击:20504-0116:44父子同一屄
点击:8304-0717:06我与小姨子在厨房彻底沦陷
点击:4604-1114:37偷摸插入熟睡小姨子
点击:16104-0220:04和妈妈去逛百货公司
点击:98911-2403:33在哥哥面前强奸了嫂子
点击:11404-0511:45女儿的后庭花蕾
点击:15304-0319:08睡觉时和女友的表妹做
点击:98211-2403:31儿媳妇是个尤物
点击:25003-2510:27妹,不够!还有嫂子
点击:6304-0717:07继母相处的日子
点击:12004-0511:41姐姐的几年淫乱
点击:6304-0717:10乱伦我和姐姐是自愿的
点击:82707-0601: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
点击:14604-0220:13诱人的继母巧蝶
点击:5204-1017:27护士的女儿
点击:74106-1602:48变态儿子厨房强奸绝色母亲
点击:18303-3117:43失控母子
点击:15504-0319:04多年的岳母
点击:6404-0814:41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
点击:22703-2611:59赌债肉还的美艳母亲
点击:102211-2403:31守寡的岳母
点击:67702-0801:42家里屈辱的妈妈
点击:34603-1909:47当着女友爸爸的面和她女儿
点击:25703-3010:34偷干岳母不小心吧肚子搞大了
点击:109907-0402: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
点击:18203-3117:44美儿媳
今夜谁与你同眠,冰琦艺术图,冰琦艺术图片,冰琦艺术照片,冰琦艺术照片人体艺术图片,冰琦最大胆体艺术照
冰琦艺术图激情成人四月,激情床片段大全日本,激情床上吻戏摸胸,激情春色先锋影音,夫妻激情广场舞是谁跳的,夫妻激情广场舞视屏,夫妻广场舞激情视频,激情冰琦艺术图父女小说,激情冰琦艺术图沸点影音。
TOP反馈